苏武牧羊背后的历史真相:匈奴为何囚禁苏武这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8-26 12:01

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一支百余人规模的汉朝使团,正行进在塞外寒冷的草原上。

使团的领队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苏武,在他身后,是副中郎将张胜和常惠。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向新继位的匈奴且鞮侯单于贺喜,同时交换被扣押的人质。

这一年,苏武已经四十岁了。然而,熟悉苏武故事的人都知道,他的苦难一生才刚刚开始。

苏武牧羊背后的历史真相:匈奴为何囚禁苏武这么长时间?(图)

这些年来,汉朝和匈奴的关系时好时坏,自从漠北大战后,匈奴那边消停了好些年,但这并不代表汉朝把匈奴打服了。这之后,乌维单于死,儿单于立,喜怒无常,肆意杀人,导致草原各部族不安。

即便如此,儿单于还是打赢了汉朝,也就是生擒赵破奴的那一仗。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就一命呜呼了,继位的是他的叔父——呴犁湖单于。

呴犁湖贪婪无度,上任后没事儿就南下打秋风,汉匈边境上的摩擦纠纷不断。不料,新上任的呴犁湖单于命不好,不到一年就撒手归西了。

随后继位的是儿单于的另一位叔父,且鞮侯。

与此同时,汉军刚刚结束第二次西征,搞定了大宛,威震西域。刘彻此时豪情满怀,他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好好跟匈奴算一算总账了。

刘彻专门给单于写了一封信:想当年,高祖皇帝被你们冒顿单于困在白登山七天七夜,吕太后也被你们单于写情书调戏,这件事朕可没忘!

单于一看,心里瞬间不淡定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也想找我报仇?匈奴这些年一直被汉朝压着打,要是再来一次漠北之战,那自己可就彻底凉凉了!算了,还是忍忍吧!

单于忍气吞声给刘彻回了封信:您是爷,我是儿子还不行吗?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不仅如此,单于还将以往扣留的路充国等人,全部释放送回汉朝。刘彻一看,高兴坏了,双方死磕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匈奴人第一次向自己服软呢!既然匈奴这么听话,那就不打你屁股了,给颗糖吃吧!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春,刘彻以苏武为中郎将,携带厚礼,祝贺且鞮侯继位,同时护送被扣留的匈奴使团成员回国。

这就回到了开头那一幕。苏武使团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到了匈奴的地盘,但单于对他们的态度却与信中判若两人。就在苏武到访的同时,一场政变的阴谋正在酝酿——匈奴缑王、汉降将虞常等人凑在一起,准备除掉汉奸卫律,然后带着这份功劳回到汉朝将功赎罪。

那么问题来了,卫律是谁?

此人原本是胡人,当过汉使,与汉朝协律校尉李延年混得挺熟。靠着这层关系,卫律得到了一次到匈奴出差的机会,不料辛辛苦苦出了一趟差,刚回来就听说李延年被满门抄斩的消息。卫律反应很快,扭头就朝匈奴跑,到匈奴谋了个差事,混口饭吃。

卫律干活也很卖力,经常出谋划策对付汉朝。匈奴单于非常信任他,令他常在左右,封他为丁灵王,专门管理匈奴境内的汉朝降人。

虞常等人的计划是这样的:趁着单于外出打猎的当儿,发动政变,杀掉大汉奸卫律,然后劫持单于的母亲逃回汉朝。

方案确定了,但总觉得还差点什么,虞常等人一合计,决定拉上汉朝使团一起干。不过,他没有去找团长苏武,而是去找了副团长张胜。

张胜一听,锄奸?这绝对是大功劳啊,同去同去,然后也没跟苏武打声招呼就答应了。

机会终于来了。

一个多月后,单于外出打猎,只有阏氏和单于的子弟在。虞常纠集了七十多人准备起事,不料造反团伙中有一个人临阵退缩,偷偷跑去向对方揭发了虞常的阴谋。听闻有人要造反,这些匈奴贵族立马就激动了,他们立刻抄起家伙,跟虞常死磕。

由于事起仓促,包括缑王在内的七十余人悉数战死,唯独虞常被生擒。得知这个消息,张胜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在匈奴人的地盘上造反,而且还被人家团灭了。虞常被捕,单于一定会严刑逼供,到时候自己参与叛乱的事肯定会被抖出来。怎么办?

张胜只得找到苏武,告诉他实情。

苏武听完,沉默了半晌,道:事已至此,使团必遭殃及。我难逃一死,但若死在匈奴刀下,不仅有辱外交使命,更有辱国体,不如现在死个痛快些。

说完,苏武拔出刀来,就要往脖子上抹。

一旁的张胜、常惠赶紧抢上去夺下了刀:老大,你不能死,咱们先看看情况再作决定。

匈奴人并没有让使团等太久,在严刑拷打之下,虞常很快就供出了张胜这个同伙。

单于大怒,召集贵族商议,准备除掉汉使。

单于的手下说:杀死他们有何意义?不如说服他们投降,这样对咱们更有利。传唤的任务就交给了卫律。一看是这个大汉奸审讯,苏武知道这一次躲不过去了,他对常惠说:屈节辱命,即使活着,又有什么面目归汉!说完,苏武拔刀自刺。

卫律大惊,他没想到苏武竟然如此刚烈!赶紧上前扶住苏武,派人骑快马找医生。

匈奴的医生用了一个土办法,先在地上挖一个坑,在坑中生火,把苏武放在坑上,将淤血排出。苏武昏死过去,过了大半天才醒过来,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单于听闻了苏武的事,为其气概所折服,越是这种有血性的汉子,单于越是喜欢。等苏武伤势好转,匈奴人又来逼降,领头的还是卫律。他当着苏武的面杀了虞常,然后把刀架在张胜脖子上,道:汉使张胜参与谋杀单于近臣,按律是死罪,但是我们单于仁慈,给你一条宽大政策,投降可免一死!

张胜腿肚子早就开始打颤了,一听这话,立马就降了。

不过,招降这样一个投机分子,没有任何挑战性,匈奴人的目标只有一个:苏武!

卫律说:副使张胜参与谋反,你作为正使,也要连坐!

苏武回答:我没有参与叛乱,又不是他的亲属,他犯罪,我为什么要跟他连坐?

卫律拔出剑,作势要砍苏武,苏武泰然自若,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卫律只好收起剑,换了一副面孔,道:苏兄啊,我以前逃离汉朝投奔匈奴,受到单于的重用,封我为丁灵王,拥众数万,马畜满山,也算是富贵了。苏兄今日如果投降,明日也会跟我一样。否则的话,你的身体腐烂在野草之上,又有谁能知道呢?

苏武一声不吭。

卫律以为苏武心动了,继续劝降:你要是顺着我投降了,我还能和你做兄弟。今天不听我的建议,以后就算想再见我,也没这么容易了。

听到这里,苏武火气上来了,冲着卫律就开骂:你为人臣子,不顾恩义,背叛君主和父母,投降蛮夷去做俘虏,我见你做什么?

卫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苏武继续开怼:单于信任你,让你来审理此案,你不秉公处理,反而将我们这些与案件无关的人员扣押威胁,企图挑起汉匈两国的战争,自己坐观成败。南越擅杀汉朝使者,结果自己被肢解为汉朝的九个郡;大宛截杀汉国使者,大宛王首级被挂在汉朝都城的北门;朝鲜击杀汉朝使者,很快遭到灭国之灾。现在只剩匈奴还未遭报复,你明知我不会投降,却来逼迫我,不过是为了挑起两国的战争。既然如此,匈奴的覆灭就从我开始吧!

你——卫律气炸了,一个俘虏还这么嚣张,别忘了这是匈奴的地盘!我收拾不了你,自会有人收拾你!

单于听说苏武坚决不投降,心中不由得肃然起敬。纸老虎他见得多了,这样的铁血汉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很清楚,要从肉体上消灭一个人很容易,但要想在精神上战胜,无异于登天。

偏偏苏武就是这样一个打不倒的人。即便如此,单于还是对苏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人就是这么奇怪,苏武越是不投降,单于越是想降服他。为了击垮苏武的意志,单于将他囚禁在冰冷的地窖中,拒绝提供水和食物。苏武原本一心求死,匈奴人的威逼却激发了他的斗志。这个世界上,死亡是最

容易的事,活着才是最难的。如果自己死了,只会被匈奴人视为怯弱与逃避,唯有活下去,才能继续抗争。

时值隆冬,塞北的草原大雪纷飞,寒冷彻骨。

苏武牧羊背后的历史真相:匈奴为何囚禁苏武这么长时间?(图)

冰冷的地窖内,他将满口毡毛与草皮,就着雪一块儿艰难咽下,浑身的热血却沸腾着一个至死不渝的信念: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靠着这种信念,苏武硬撑了好几天,当单于再一次看到苏武时,他知道,自己终究是输了。但单于还不甘心,他将苏武流放到贝加尔湖去放羊,一直到公羊能挤奶,再让他回来。朔风凛冽,他与冷月作伴,拒绝了匈奴人高官厚禄的引诱;胡笳幽怨,他与孤冢为伍,把那群枯瘦的羊群定格为一段不朽的历史。每次想到苏武,我总会想起小时候常听的一首歌: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夜坐塞上时有笳声,入耳痛心酸转眼北风吹,雁群汉关飞,白发娘望儿归,红妆守空帏,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梦谁?任海枯石烂,大节不稍亏终教匈奴心惊胆碎,拱服汉德威。

春去秋来,北雁南飞,这一晃,就是十九年。

茫茫北海,无边无垠,地冻冰寒,人迹罕至,当年的苏武早已变成须发斑白的老者,与瘦弱的羊群相伴。他挥动羊鞭,耳畔仿佛萦绕着故乡的歌声。他坚守了十九年,羊鞭换了又换,手中的那支旌节也脱落殆尽,那颗赤子之心却未曾褪色!

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魂!

苏武被囚禁后,汉匈关系立马跌入冰点,匈奴右贤王磨刀霍霍,准备跟汉朝开撕。

苏武牧羊背后的历史真相:匈奴为何囚禁苏武这么长时间?(图)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也就是苏武被囚的第二年,刘彻再一次派出李广利,率领三万人马从酒泉出发,进击匈奴右贤王部。

汉军虽然经历了长途跋涉,可依然斗志高昂,在天山与右贤王部展开正面厮杀,匈奴军队不敌,损失了一万多人。

首战告捷,李广利准备班师回朝。如果战争到此结束,那么李广利肯定会成为卫青、霍去病之后的名将。然而故事没有结束。前线的战场形势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得知右贤王吃了败仗,单于紧急派了援军支援右贤王,匈奴人急行军,斜插到李广利回师路线的前方,将汉军包围了。匈奴人多势众,李广利几次突击,都没能突破匈奴人的防线,而汉军的粮草也在逐渐耗尽。四周全是敌人,不断有人向他报告伤亡数字,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全军覆没。

必须要想办法找到一条出路!就在李广利的内心备受煎熬的时候,代理司马赵充国站了出来,主动请缨:如果任由匈奴围困,我等必死于此地!为今之计,只有强行突围,才能有一线生机!我愿带领一支敢死队,为大军杀出一条血路!

这里要重点介绍一下赵充国。

他是陇西人,善于骑射,常年居于边境,熟知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性,因此在军中颇有名气。李广利一看,这才是真正的勇士啊!啥也不说了,所有士兵任由你挑选,只要能突出重围,我第一个为你请功!赵充国选了一百名死士,然后头也不回地杀向匈奴人。号角吹起,战马齐鸣。羯鼓轰响,强弩上弦。杀!敢死队狂飙突进,弯弓搭箭,火力全开,匈奴人还没有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已经倒下了一大片。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匈奴人,赵充国没有丝毫畏惧,他手中的长矛威势十足,脸上、身上、手臂全都受了伤,可他浑然忘掉疼痛,勇不可当。

赵充国率领敢死队在匈奴军阵中左冲右突,身披二十余创,好不容易为主力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李广利带着剩余的士兵扩大缺口,跟随赵充国逃出天山。

这一战,汉军先胜后败,两万人战死沙场,损失不可谓不重。赵充国一战成名,成为汉军的一面旗帜。

刘彻亲自接见了赵充国,仔细察看赵充国的伤势,观者无不动容。刘彻十分感动,找来最好的大夫为其治疗,并拜赵充国为中郎将。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这个汉朝太有意思了》(1-4卷),京东套装满100减50,当当套装5折抢购!

苏武牧羊背后的历史真相:匈奴为何囚禁苏武这么长时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