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打造千人共饮大酒瓮:可惜沦落为咸菜缸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1-10 12:04

现在,北京北海团城承光殿前有一座蓝色琉璃瓦的石亭,此亭名为玉瓮亭,亭中有汉白玉石座,座上安放着一件硕大的玉雕作品。

每天游客来往无数,如果没有导游的介绍,相信很多人不会感觉得出这件玉雕作品的奇异之处,甚至感觉不出它是一件玉器,毕竟那黑不溜秋的颜色太不起眼了。而当有人说,这件玉雕作品是无价之宝,于2012年被《国家人文历史》(原《文史参考》杂志)评为九大镇国重宝之一,很多人会感到不可思议。既然是镇国重宝,怎么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放在这个四面通风的亭子里呢?难道就不怕贼惦记?不怕风侵雨蚀?

别急,只要您了解过这件宝物的制作历史、功能、性能,以及它所经历过的故事,前面这些疑问就会一扫而空。

这件宝物的名字今年几月几号进伏叫“渎山大玉海”,其腹内刻有清代乾隆皇帝的御诗三首及序文。

忽必烈打造千人共饮大酒瓮:可惜沦落为咸菜缸(图)

序文说:“玉有白章,随其形刻鱼兽出没于波涛之状,大可贮酒三十余石,盖金元旧物也。曾置万岁山广寒殿内,后在西华门外真武庙中,道人做菜瓮,见《辍耕录》及《金鳌退食笔记》,命以千金易之。仍置承光殿中,而系以诗。”

这段话的意思是:宝物是由黑底上面带有白色花纹的玉制成,雕刻匠因地制宜、因料刻形,雕刻出各种各样的鱼兽出没于波涛之中,容积可盛装酒液三十余石,属于元朝旧物,曾安置在万岁山广寒殿内,后转移到西华门外真武庙中,被无知的道人当作菜瓮来使用,《辍耕录》及《金鳌退食笔记》等书均有记载。我命人用千两黄金作为交换,安置于承光殿中。

至于为什么叫“渎山大玉海”,乾隆皇帝也做了解释:渎山最初是放置在万岁山的,因为万岁山四面环水,故别称为“渎山”。

但是,万岁山虽然在历史上出现过不同的称谓,却从未被称作过“渎山”,即乾隆所说也只是一家之言,未必准确。

那么,乾隆说这宝物可贮酒三十余石、属元朝旧物,又是否靠谱呢?《元史·世祖本纪》有明确记载:“至元二年(1265年)十二月,渎山大玉海成,敕置广寒殿。”必须说明一下,元朝是由蒙古族建立的,在国号定为元之前,称为蒙古帝国,而蒙古帝国是由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于公元1206年建立的。后来改国号为元的是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其于公元1260年即位大汗,公元1本港快讯,资料大全271年建立元朝,国号大元,忽必烈即被视为元朝的开国皇帝。

忽必烈气魄雄大、志吞四海,其于公元1279年灭南宋,帝国疆域北到西伯利亚南部,越过贝加尔湖,南到南海,西南包括今西藏、云南,西北至今新疆东部,东北至外兴安岭、鄂霍次克海、日本海,包括库页岛,总面积超过一千二百万平方千米。

制作渎山大玉海的初衷,就是用来盛酒、犒赏三军将士的。

忽必烈打造千人共饮大酒瓮:可惜沦落为咸菜缸(图)

元世祖忽必烈入主中原后,兴建大都,以金代的琼华岛为中心,将琼华岛改名万岁山,于山的最高处建起广寒殿(约在北海白塔的位置)。他准备在广寒殿大宴群臣,为此,命数十名工匠花了五年时间将一块整玉雕成一巨大酒瓮,瓮重达七千斤,可盛酒三十石,气势磅礴,一意彰显元初版图之辽阔、国力之强盛。

三十余石酒,大约相当于三千六百瓶一斤装的酒!即一瓮酒就可供几千人同时享用,这气势可谓震古烁今!“人生百年常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场”,真是豪迈至极,也奢靡至极。奢靡豪迈的蒙元帝国长醉百年,其主宰中原的历史从头至尾,也不过堪百年,最后惨遭雄主朱元璋驱逐,退回漠北。

作为教育国人奢侈亡国的鲜活例证,广寒殿和大玉海都被朱元璋保留了下来。

朱元璋倡导勤俭治国,则用来贮酒的大玉海就一无用处,渐渐被人们所遗忘。两百多年后,即万历七年(1579年),广寒殿发生火灾,整座宫殿化为焦土。制作材质为玉石的大玉海,自然水火不侵,被搬到了皇家的御用监。

不过,时至今日,我们还可以在“渎山大玉海”的表面上看到许多被大火烧过之后留下的斑驳黑点。御用监是专门制作宫廷器玩的地方,监内有一座真武庙。明亡清兴,御用监被废掉,真武庙却还保存着,大玉海就一直安放在真武庙的殿前。后世道人不知这狼秅大家伙的来历和用途,觉得它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用来腌制咸菜。

于是,举世无双的皇家宝物沦落成了一个咸菜缸!清康熙五十年(1711年),朝廷重修真武庙,辅臣高士奇惊奇地发现了这一珍宝,禀报康熙帝。鉴于这一宝物太过笨重,又并无别的用途,康熙只是命人将之移到庙内的大士像前,洗白其咸菜缸的身份,尊为镇庙重器,仅此而已。庙中道人根据咸菜缸的大钵形象,亲切地称其为大玉钵。真武庙从此也被改名为玉钵庵。

二十四年后,清朝执政时间最长的皇帝清高宗乾隆帝即位。乾隆帝是个纯粹的文物爱好者,心思与其祖康熙不同,他于乾隆十年(1745年)知道玉钵庵有这样一件盖世大宝贝后,“命以千金”将之从庵中赎出,置今北海团城承光殿的玉瓮亭中。

宝贝入亭之日,乾隆诗兴大发,在玉海腹内碾刻了自赋“玉瓮歌”三首。

忽必烈打造千人共饮大酒瓮:可惜沦落为咸菜缸(图)

四十多位臣下,诚惶诚恐,赶紧奉和赋诗。大臣诗作,全刻在玉海外的亭柱上。

不管乾隆和其臣下的诗作写得如何天花乱坠,渎山大玉海仍只是以其古朴、笨重的面目示人,不为外人所注目。

正因如此,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日本侵占华北,古朴、笨重的渎山大玉海骗过了侵略者的眼睛,成功地躲过了劫难。

那么,这一大块古朴、笨重的玉石,到底属于什么品种呢?2004年5月27日,亚洲珠宝联合会组织北京大学崔文元教授、杨福绪教授和中国地质大学阎蔚萱教授等二十多位国家级专家组成一个鉴定委员会,集中在北京北海公园团城破解这一个长达七百多年的谜团,揭开渎山大玉海玉质的神秘面纱。

鉴定会上,亚洲珠宝联合会会长、著名宝玉石专家李劲松介绍了情况,提出“大玉海是独山玉作品,南阳独山玉的矿物岩石成分为黝帘石化斜长石,独山玉在仰韶文化遗址中即有出土,距今约有六千年”。

专家们对大玉海仔细观察研究,再与南阳方面拿出的七八块标本反复比对,认为元代制作渎山大玉海所用玉材与独山玉相同,最后一致认定渎山大玉海是由独山玉制成的。七百多年的谜团解开了。

鉴定结果被媒体公之于世,“渎山”一词也得出了新解:“渎山”二字,通假“独山”。独山在河南南阳市北郊,是中国传统的玉材产地。独山玉,又称独玉、南阳玉,是中国独有的玉种。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熬通宵也要读完的大元史》,京东满100减50,当当5折抢购!

忽必烈打造千人共饮大酒瓮:可惜沦落为咸菜缸(图)